· ·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      ·[懷念舊版 精彩推荐,不容错过。
您現在的位置: 湖北省陽新縣第一中學 >> 文章中心 >> 學生頻道 >> 學習交流 >> 正文 今天是:
清華學霸談成功路:無特殊方法 比要求多做一點
作者:小 文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點擊數:5867    更新時間:2014-2-19    
        ★★★ 【字體:

編者按

各種“學霸”的傳說盛行“江湖”。驚歎于他們“神一樣的存在”,更激發我們一探“學霸是如何煉成的”。之所以成爲“學霸”,自有不可忽視的天賦、基因使然,但,除此之外,他們還有許多“過人”之處。這裏,我們走近紅極網絡的著名“學霸”,一起探究“學霸”爲什麽能成爲“學霸”,我們能向他們學到什麽?

 “我沒有異于常人的學習方法,可選的作業和項目,就盡量都去完成。提供的參考書目,盡量都去讀。如果有可能的話,就再多讀幾本。”

在清華園南北貫通的主幹道——學堂路上,從郁郁蔥蔥到秋葉飄零,一年四季道路兩旁聳立的白楊樹下不時更換著各種海報:或“學術新秀”或“特獎學生”或“科技創新”,吳佳俊就是這海報中的普通一員,但他又是網上“傳說”的那般非比尋常。

兩篇論文已發表于計算機視覺頂級會議CVPR并被邀请为论文审稿人;与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微软亚洲研究院等多名世界级教授合作;“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国家奖学金”“微软亚研院优秀成果奖”等重量级奖项数不胜数;以近满分的成绩连续三年第一;利用经济学双学位开展与计算机交叉的激励机制在肾脏交换网络中的运用;熱爱社会实践和公益,从甘肃农村到瑞士、日本、中国香港都有他的足迹……

從計算機到交叉學科,從科學研究到社會工作,這位清華大學交叉信息院計算機科學實驗班的大四本科生,簡曆在網上曝光後,關于他“學霸”“神一樣存在”的“神話”風起雲湧。

 “其實我真的很普通,就和園子裏的很多同學一樣。”初見吳佳俊,這位面龐清秀、鼻梁高挺的92年小夥子就迫不及待地告訴記者,這也是和他接觸中聽到最多的一句。當被問及網上的各種“傳說”時,並不過多關注社交網站的他只是羞澀一笑。

1月初,剛從美國交流歸來的吳佳俊仍然像往常一樣,騎著略微陳舊的自行車穿梭于清華園:聽講座、做實驗、改論文。

沒有異于常人的學習方法

20109月,年僅18歲的吳佳俊通過全國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從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第二附屬中學保送至清華大學。

和吳佳俊一起經曆過高中競賽的蔣林浩時常回憶起他們的“戰友”歲月:“當時我們學校專門指導信息學競賽的老師離職了,新換的老師還不熟悉,大家幾乎只能自學。佳俊就把大家召集起來一起學習、經常請高年級同學做指導,發起‘互相出題和講解’的活動。最後我們寢室四個人三個都考來了清華。”

入校後,校內二次招生選拔使成績優異的他進入了有著中國計算機人才“搖籃”之稱的清華計算機科學實驗班。

在清華園,這個班級還有一個親切的稱呼——“姚班”,它由世界著名計算機科學家、計算機科學最高獎“圖靈獎”得主姚期智院士創辦。然而,在這個通過層層篩選彙集的30余人的精英班級裏,吳佳俊的開始並不順利:“大一上學期的幾門考試成績都不理想,一些基礎課程如《計算機入門》等比較複雜,學起來有點吃力。”

吳佳俊又重拾起高中的學習方法,經常找班裏的同學一起琢磨課業上的難題。“那時他經常忙到很晚,除了學習,還要花幾個小時處理社團的事,有時候我們都睡了,他才回到宿舍。第二天起來,他已經離開了,幾乎是‘晚二朝七’的節奏。”吳佳俊的室友杜超總會忍不住琢磨:“你究竟是如何在盡量少的睡眠下又保證不困的呢?”吳佳俊笑著回答:“人一天睡5個小時就夠了,多了就是浪費時間。”

 “其实,我也沒有異于常人的學習方法,可能就是比要求的多做一点点,可选的作业和项目,就尽量都去完成;提供的参考书目,尽量都去读。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再多读几本。”在吴佳俊看来,课业学习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具体的知识点,更在于培养思维能力以及在科研工作中的运用。

 “科研之路漫漫,吾願上下求索”

進入大二,吳佳俊開始了在“姚班”的科研探索之路。那年暑假,他申請到了微軟亞洲研究院實習的機會,就此打開了一片新的視野。

也正是這年起,吳佳俊開始了和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教授兩年多的合作。這段寶貴的經曆使他領略到處于計算機科學和認知科學交彙處的計算機視覺領域的魅力:是否可以從靜態的圖片中去識別其他物體的動作。如僅從一張梅西踢足球的靜態照片而不是整個視頻就可獲取動態信息?如何將這些方法更好地應用在物體識別和圖像分割上?這些都成了他關注的重點。

此後,上課之余,他把大量時間“泡”在研究上,爲了方便,實驗室的沙發隨便一蜷就是一晚。“過去幾年,熬夜測試算法對他而言,幾乎是家常便飯。甚至在特獎答辯結束當晚,他還馬不停蹄地連續奮戰兩晚,完成了幾篇論文的最後修改工作。”杜超說。

 “佳俊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人。我們合作的時候我在清華而他在美國的實驗室交流,我們只能通過Skype等方式交換意見。雖有12小時的時差,但我每一次有問題找他,幾乎都能在網上第一時間聯系到。他除了負責自己的,也不忘適時提醒其他人的工作。”吳佳俊的科研合作夥伴,和他同在“姚班”的汪一甯說。

正是對這些領域的專注,吳佳俊已有兩篇論文,即《基于多示例學習的物體聚類》和《互聯網圖片的中層概念學習》,刊發在計算機視覺領域的頂級會議——IEEE CVPR(國際計算機視覺與模式識別會議),一個在領域內得到極高認可,甚至被許多世界一流大學作爲博士畢業標准的論文會議。

吳佳俊的研究成果很快得到學術界的認可,隨後他先後接受了麻省理工、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和普林斯頓的實驗室訪問邀請。這期間,他又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向CVPR 2014提交了三篇論文,包含交互圖像分割、大數據動作識別等主題。

談及科研,他用了最樸素的兩個字——“堅持”來概括:“無論我們想在哪一行取得一些成績,都需要一個漫長的積累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能遇到種種困難與挫折,我們想要放棄或退縮,但只有克服這些困難,才能邁上新的高度。”

同行的人比到達的地方更重要

 “我很幸运自己能在‘姚班’和清华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中成长,当你看到这样一群有抱负的青年聚集在一起跃跃欲试的时候,是很难不熱血沸腾的。”这是201310月,吳佳俊在清華大學特等獎學生答辯時講到的一句話。

在吳佳俊眼中,自己所在第一集體“姚班”確實有這樣的魔力:從清華到王府井怎麽走路程最短?男女生如何選擇約會對象成功率最高?在課堂上“懸賞”必勝客出題,90%的同學都能在激勵下25分鍾內解出。這就是“姚班”首席教授姚期智先生親自上課時的情景。

正如姚期智先生所言:“一批优秀同龄人共同营造的竞争氛围,是一个能够发现兴趣、激发潜力的模式环境。”姚先生曾不止一次地表示“清华这些学生完全不比世界其他国家一流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差,毕业生在国外已经获得相当大的名声。只要找到适合他们的方式,让他们由内而发对学术研究工作产生熱情,这才是促成创新性学术成果的原动力。”

四年的大學時光,吳佳俊不僅專注于學業和科研,還將大量的精力放在自己的第二集體——清華大學“思源計劃”,投身公益活動和社會實踐。

在這個每年從全校選拔36人的新生隊伍裏,他們秉承“飲水思源服務社會”的理念,每年暑假走西部,赴基地,做調研。

回首三年的“思源”生活,吴佳俊在总结中写道:“武威支教中,黄羊川镇土坯房中学生的求学环境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成都的高新企业考察让我看到国内既有广阔天地和蒸蒸日上的事业,又有熱情的伙伴,我们绝没有退缩的理由。”

學習工作之余,宿舍也是吳佳俊和夥伴們“打”成一片的地方:一起說三國殺、侃大山、互相推薦交流好書……

科技讓生活更美好

如今已經大四的吳佳俊已向多所頂尖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博士項目提交了申請,在談及未來時,吳佳俊腼腆一笑:“我想把做學問當成一生的理想。”

這個理想的形成,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他的“偶像”——姚期智先生。2004年,這個在美國生活30余年的科學家離開其任教的普林斯頓,回到清華園。針對國內基礎學科教學,融合國際先進方法,爲清華學生專門制定了二十幾門全英文專業課程覆蓋計算機科學前沿領域,並親自執教其中的6門。

大學四年,姚先生每一次用平淡話語回首往事和學生交流時,他那“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理想主義風骨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吳佳俊:

 “上大學的目的是什麽?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能發現這個世界,更重要的是發現你自己,了解自己的興趣、能力在哪裏。”

 “理想的事情是你找到一件事情你又有相當的能力,然後你又很有興趣。如果一個人能滿足這兩點要求,並趁年輕努力工作,這個人就相當幸福了。”

 “我所學的東西能有機會在我出生的中國生根,有條件在該領域爲中國培養出世界級的研究人員來,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

 “我其實就是想在計算機科學研究這條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希望能把這門在生活領域的改變帶給普通人,讓他們感知到科技帶給生活的美好和幸福。”這些願景,吳佳俊相信會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不需要著急,“我們常說要爲祖國健康工作五十年。花五十年的時間來實現這些願望,希望時間足夠。”

文章錄入:admin    責任編輯: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