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共譜抗癌戀歌 重情守孝彰顯男兒本色

作者: | 发表: | 来源: | 点击:

執子之手共譜抗癌戀歌  重情守孝彰顯男兒本色

­——陽新一中張紅老師的家庭夢、教育夢

在陽新一中老校區的綠蔭繁花下,時常能見到一對夫妻相依相伴的身影,他們徜徉漫步,相談甚歡,沈醉在這樣美好的春季。看著丈夫額頭滲出汗珠,妻子遞過飲料,眼中滿含盈盈笑意,像極了人世間最平凡的伉俪。誰也不曾想到,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讓他們不懼苦難,共譜一首情比金堅的抗癌戀歌。

執子之手共譜抗癌戀歌

1970年,張紅出生在排市駱元村的一個貧困農民家庭,由于是家中老大,他格外懂事,發憤苦讀,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陽新一中,又因生性陽光樂觀,愛好體育運動,申請就讀襄陽師專體育專業,繼而進修湖北師範大學。

順利畢業後,張紅回到初中母校,成爲受人尊敬的體育老師。時間久了,不少媒人主動上門介紹對象,可一聽說他家的實際情況,都搖頭轉身離去。漸漸地,張紅心灰意冷,再也不敢對愛情有所奢望。偏偏就在這時,一封來信改變了他的命運。

恍然記得,那是非常炎熱的夏季,遠在武漢讀大學的校友朱音給張紅寫信說:“我想回來看望一下過去的老師。”他沈吟片刻,不禁想起了記憶中那個古靈精怪、笑聲爽朗的姑娘。朱音在校逛了幾圈,私下將口香糖的包裝紙塞進張紅手裏,滿臉羞紅溜跑開去。他卻是一頭霧水,也沒細看就稀裏糊塗扔進了綠化帶。

也許是冥冥之中的緣份,朱音並沒有被張紅的木讷擊退,反而越挫越勇,更加頻繁地鴻雁傳書,每次回來都會主動走進他的宿舍,整理房間、洗衣曬被。不知不覺間,張紅塵封的心也跟著悄悄融化了,倆人的感情急速升溫。1996年年底,張紅和朱音在雞籠山金礦的一間平房舉辦了簡單的婚禮,沒有彩禮、沒有存款、也沒有像樣的家具,只有兩個年輕人最真摯可貴的心。

時光如白駒過隙。2014年,朱音突覺身體不適,還以爲是普通痔瘡,治療一拖再拖,直到病情愈加嚴重。經過檢查,醫生嚴肅地告訴張紅,情況不是很好,要有心理准備。當年10月,朱音確診罹患直腸癌,張紅顫抖著雙手接過診斷書,只覺猶如千斤,沈重得挪不開步子。“不會的,她跟著我這麽些年,還沒過幾天好日子!”這個向來堅強樂觀的男子,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流下了苦澀的淚水。

天蒙蒙亮,張紅帶著妻子收拾細軟,匆匆住進了武漢同濟醫院。手術期間,他整整48個小時守在病房門口,繃緊了全身每根神經,分秒不敢合眼。直到醫生宣布手術順利,這才稍稍安下心來。接著,朱音需要接受化療、定期複查,張紅總是溫柔地陪伴妻子左右,爲她忙前忙後。每次腸鏡檢查,病人體內液體和汙穢物都很容易弄髒衣褲,而朱音又是特別講究幹淨,極愛面子的人。張紅靈機一動,將塑料包裝袋和管子捆在一起,這樣每次做完治療,妻子的衣褲都是清清爽爽,心情也特別舒暢。同房的病人見了紛紛效仿,還不住稱贊說:“你的老公真細心,想得比護士還周到。”

在生活照顧中,張紅對妻子也格外耐心細致,青菜要切成碎末,瘦肉要搗成肉泥,飲食清淡合理都是重中之重。在他看來,藥療不如心療,于是常常拉著妻子散步聊天,陪她看油菜花開,看青山綠水,想盡辦法讓她開心。“雖然我們的經濟能力有限,不能和別人一樣去風景名勝旅遊,但也可以在縣城裏小遊一番,贻情養性,自得其樂。”

春日的陽光裏,朱音臉色紅潤、容光煥發,根本想象不到她是一名癌症患者,“這些都是老公的功勞,他從來都不擅長表達,有時還很啰嗦,可我明白他的心意!”依偎在丈夫身邊,朱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一切都源于愛,它可以跨越生死,化作永恒。

重情守孝彰顯男兒本色

提到張紅最敬愛,最感激的人,一定少不了過世多年的嶽父朱澤和。他永遠記得上門提親的那天,由于父親重病離世,自己負債累累,身無分文,連送禮的錢也是朋友資助,簡直就是狼狽之極。嶽父非但沒有嫌棄,還認可了他的女婿身份,絲毫不在意家中親戚閑言碎語。

“嶽父一生廉潔奉公、愛憎分明,是我名副其實的人生導師。”張紅說,朱澤和在雞籠山金礦供銷科工作期間,一分一毫都仔細收著,每次發貨能剩下不少邊角料,稍有歪心的人便會暗中私吞,可他從不藏掖,總是認真點好存放,退休時上交單位和國家足足有19噸的鋼材,這在當時絕對能賣上大價錢。

2011年前後,朱澤和患上了嚴重的椎間盤突出,無法行走,多年的塵肺病又惡化成了肺癌。幾次大手術,張紅都在床前床後精心服侍,從不懈怠。術後,嶽父的麻藥藥效過了,周身疼痛無法入眠,張紅便整夜看護,衣不解帶。因爲嶽父是18幾的大塊頭,嶽母和妻子無力搬動,擦身、洗澡這些累活都由張紅一手承包,親戚們探望時都紛紛誇贊:“雖然是女婿,勝過親兒子。”

一天,張紅和往常一樣,做了嶽父愛吃的堿水面,端到床頭。朱澤和說:“小張,知道我爲什麽看中你嗎?因爲你是農民出身,憑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學,而且有情有義,我相信你有能力守護一個幸福的家庭!”就在那個夜晚,嶽父去世了,臉上挂著微笑,很是安詳。

屋漏偏逢連夜雨,嶽父重病過世的當頭,張紅的老母親明娣因高血壓突發腦梗,癱瘓在床無法自理。爲了照顧母親,張紅在學校附近租了個房子,每天淩晨五點起床,給她喂飯倒尿、按摩擦身、換洗衣服,忙完又匆匆趕回校園,趁著空閑要來回奔波好幾趟。親戚朋友過來看時,都驚訝地說:“這麽難護理的病人總免不了弄髒衣服床鋪,房間卻一點異味也沒有,可見真是盡了心。”

對此,張紅絲毫不覺得有什麽值得稱贊,也從不對同事朋友訴苦,他說:“孝敬長輩,善待妻子,這些都是做人的本分。人的一生受的挫折越多,成長越快,就算有再多的苦難,我也要堅持向前,勇敢承擔家庭與社會的責任。”

愛護學生爭當教學標兵

盡管人生遍布荊棘,跌宕起伏,張紅從來沒有因爲家庭原因耽誤工作,反而不斷開創體育專業的神話。20多年來,他肩挑兩頭,勤勉進取,在教育教學方面碩果累累,所帶班級有數名學生順利考入北京體育大學、中國礦業大學、中國地質大學、華東師範大學、暨南大學等985211重點學府。用張紅的話說,在湖北省招生的體育院校,上至名校、下至專科,他都成功輸送了體魄強健、素質優良的人才,也因優異的教學成績獲評國家體育骨幹教師、省體育先進工作者、黃石市優秀教練員,榮獲黃石市建市60周年體育事業貢獻獎。

對待每個學生,張紅都像對待自己的子女一樣,傾注了全部心血,尤其對貧困學生,時常給予生活、學習上的照顧,關愛有加。東春學生陳滿元的家庭特別困難,由于長期營養不良面黃肌瘦,張紅和妻子朱音見了十分心疼,每到周末都爲她送去炖湯,每月還塞給50元的生活補貼。幾年後,陳滿元如願考上湖北大學。

“一天不蹲學校,我就渾身不自在。”除了教授體育,張紅還承擔了校園安全綜治工作,每天一早他都及時來校排查案例隱患,防止校園欺淩、打架鬥毆的發生。在他的嚴謹管理下,學校多次被評爲“零犯罪學校”、安全文明學校。

張紅有一個純真美好的家庭夢,也有一個奮鬥不息的教育夢,也許前路依舊坎坷,也許苦痛接踵而來,總有新的希望,燃起生命之火,驅散重重迷霧。

记者 许岚 文/